蜜蜂網-輔導圈1對1領域第三方資訊分享平臺
網站首頁 >> 資訊 >> 新聞聚焦
新聞聚焦
人民日報:治理校外培訓需重拳出擊
作者:原創 來源: 人民日報 點擊數:1612 更新時間:2018-10-12 16:24:17
分享按鈕

今年暑假,沈陽的郝女士過得一點也不輕松。她為上初中的兒子報了語文、數學、英語3科課外培訓班。每天她都要陪兒子到和平區十三緯路一個老寫字樓里補課。

因為現在對在職教師補課查得緊,培訓機構便很警惕,每天上課都有工作人員和家長把守,教室的門窗也不敢開。

“上課的都是名校老師,雖然補課累、花錢多,但孩子的同學幾乎都報了,咱也得補啊,考高中差一分就可能差一檔。”一小時100元,這個暑假,郝女士花了兩萬多元。

這是遼寧一位普通家長的真實狀態。

前不久,遼寧省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在沈陽、撫順、本溪、鐵嶺等4市,采取聽市、縣政府匯報,分別召開校長與教師、家長、培訓機構負責人座談會,到學校、培訓機構實地調研,開展學生、教師、家長問卷調查以及暗訪等多種形式,對全省中小學生課外負擔情況開展了專題調研。調研發現,用于子女補課的費用平均每月在2000元以上,補課已成常態。

記者在沈陽調查發現,幾十人大課費用至少一小時100元;普通老師一對一補課,每小時要300元;如果“市三所”(當地3所初中名校)老師則更高;初三、高三沖刺階段,名校教師一對一補課千元一次。而且由于市場需求大、名師少,課外培訓往往供不應求。

補課已成為普通工薪階層家庭的主要支出。遼陽一位在國企上班的家長告訴記者,從初一開始,基本每年一個人的工資就要全部用到孩子補課上。“平時三四百元一次補課,初三就得上千元。別人都補,自己也沒有辦法,不能給孩子留遺憾。”

有的家長為給孩子補課,不得不在外兼職。記者有一次找代駕,司機有正式工勤編制,夫妻工資不算低。“孩子在普通高中就讀。每到放寒假、暑假之前3個月,我都得出來做代駕,一個月代駕差不多有6000元收入,好供孩子上輔導班。”

學校應是教育的主陣地。采訪中,家長意見最大的就是,許多校外培訓機構以應試教育為目的,“提前教學”“超綱教學”,嚴重沖擊學校的正常教育;更有個別培訓機構和一些老師相互依托,抬高補課價格, 組織學生進行課外培訓。對此,今年沈陽教育部門作出規定,一旦發現中小學校教師在校外補課,調離教課一線3年。

朱先生最近給讀二年級的兒子報了國學班。學費一年1.6萬元,一次性交清,每周兩次課,每次一個半小時。這是朱先生給兒子報的第六個興趣班。英語班每年1.5萬元、跆拳道班每年8000元,再加上足球、口才、鋼琴等等,總共差不多8萬多元。錢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孩子從周一到周日,只有周日下午可以休息。

在沈陽,初中以前報各種興趣班,初中后報輔導班,成為一種風氣。“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成為一些家長的自我安慰。記者熟悉的一些家長,不管男孩女孩,一般都要報3個以上的培訓班。

也有家長表示,雖然補課費用高昂,但校外培訓機構確實彌補了校內教育的不足。尤其是小學階段,校內的藝術教育明顯不足,而校外機構的師資力量、課程研發、溝通服務等相比較而言還是不錯的。

遼寧省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的調研還顯示,校外培訓機構多頭管理、整治不力是學生課外負擔越來越重的原因之一。雖然三令五申校外培訓機構不許搞“應試、超標、超前”培訓,但絕大多數校外培訓機構就是為“應試”而生的,何為“應試、超標、超前”培訓,在實踐中較難界定。

而且,校外培訓機構的辦學許可證和營業執照,由教育、民政、工商部門多頭發放,誰是校外培訓機構的監管主體并不清晰,導致監管缺位。

遼寧省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建議,校外培訓機構應由教育部門統一監管。改變多頭監管的局面,明確教育部門為校外培訓機構的監管主體,相關部門配合日常監管,對違規培訓一經發現立即吊銷辦學許可。

加強學校課后服務,是治理課外補課亂象的一個重要手段。我國義務教育階段小學生和中學生在校時間有明確規定,課后服務的時間不屬于義務教育范疇,所以,應在自愿的前提下堅持“誰受益誰出資”的原則。建議明確規定課后服務費用由參加者承擔。

利用科技手段,推進網絡資源共享,通過“名師云課堂”等方式,讓優質教育資源發揮更大作用,也為治理校外培訓提供了方案。可以鼓勵教師制作“微課”,讓學生能夠隨時通過觀看老師的微課來解決學習中的問題。

“我好想睡個大懶覺”

方曉萱的中秋節假期,有兩天半沒有休息:兩天上數學、作文和英語輔導班,半天在學鋼琴。而國慶節假期,也已被輔導班“霸占”了4天。

“我的假期,不是在補課,就是在補課的路上。”方曉萱嘟囔著向記者訴苦。11歲的她今年剛上五年級,因為上半年生了一場病,成績有些靠后。章女士和丈夫在蘭州市城關區做服裝批發生意,每天忙得團團轉。“我們就想著把這個娃培養好。”章女士說,從今年暑假開始,兩口子一口氣給曉萱報了3個輔導班。

“現在小孩兒的數學作業,加減乘除我還能解答,但有的圖表、圖形作業我都不會,根本沒法輔導。”章女士告訴記者,一個月下來,3個班得5000塊錢。“只要孩子將來有出息,錢花再多也值了!”但這3個班老師的水平到底怎么樣,章女士心里也沒底。

曉萱上課的地方,在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與雁西路路口附近。記者粗略數了一下,在這個路口周邊500米范圍內,分布著十四五家培訓機構,其中涉及文化課培訓的就有五六家。記者隨機走進其中一家,向前臺人員咨詢“輔導老師有沒有教師資格證、是不是學校在職教師”等問題,但其以“經理不在、不了解情況”為由拒絕回答。

“大部分同學都報了校外輔導班,主要是數學和英語。”曉萱說,她所在的班級有一半多的同學在上輔導班。“孩子性格內向,遇到不會的題目不敢在課堂上舉手問,課間老師也不會圍著她一個人轉。”章女士說,在現在的輔導班上,老師只教4個學生,相比之下,有的問題比學校老師講得更透徹,曉萱也能聽得懂。

“我好想睡個大懶覺,自然醒的那種。”曉萱說。“曉萱每天做作業都到10點多,我也知道她很累,可是其他成績好的孩子都報了班,我要是不給她報,那差距不就越來越大了嗎?”章女士沖著記者無奈地攤了攤手。

附近一位環衛工大姐也告訴記者,每到周末,她都能見到不少孩子成群結隊地來上輔導班。“你看看那些孩子,哪一個不是來的時候還打瞌睡,迷迷瞪瞪的?”

有的家長想給孩子“補短板”,而更多的家長是為了“培優”,這更加劇了部分家長和學生的不安和焦慮。“我兒子今年初三,明年就要參加中考了。現在成績穩定在班里前5名,但他自己提出來要報理化班。”在一家培訓機構外,馮先生在和其他家長交流,“反正他有興趣學,我就給他花錢報班。再說現在打好基礎,說不定對將來高考也有幫助。”

聽聞此言,不少家長流露出羨慕的表情。“你說人家的孩子咋就那么聰明、懂事呢?”章女士喃喃自語。

記者了解到,今年以來,蘭州市教育局聯合民政、人社、工商部門下發了《關于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活動的通知》,要求各責任部門對無證無照培訓機構,指導其依法依規辦理證照;對不符合辦理證照條件的,責令其停止辦學,堅決糾正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學科類培訓出現的“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不良行為。同時,堅決查處中小學教師“課上不講課后講”或誘導、逼迫學生參加校外培訓機構培訓等行為。

日前,甘肅省教育廳、省民政廳、省人社廳、省工商局四部門也決定自9月25日到10月15日,加大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力度,對武威、張掖、蘭州、白銀、平涼、慶陽、隴南、臨夏8個市州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重點督查。此次督查將采取明察暗訪形式進行,目的是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督查校外培訓機構辦學行為,規范中小學招生管理、教學管理和教師管理。

《 人民日報 》(2018年10月11日 18 版)

我要評論
昵稱:
內容: 剩余100個字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評論熱帖
還未添加任何評論信息!
 頁次:1/頁  8 條/頁共 0 條  97 [0] 8:  
Copyright2013-2019 MIFO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蜜蜂網 版權所有  
蜜蜂網--輔導圈1對1領域第三方資訊分享平臺
免責申明:蜜蜂網信息均來自于網絡搜索,登載此處出于第三方資訊交流學習
本站不承擔由于內容的合法性及真實性所引起的一切爭議和法律責任。投訴處理聯系QQ:914551675
合作洽談聯系我
關閉×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