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網-輔導圈1對1領域第三方資訊分享平臺
  • 1
  • 2
  • 3
  • 4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資訊 >> 精選

俞敏洪對話張邦鑫:競爭最好的方式是向競爭對手學習
作者:原創 來源: 點擊數:225 更新時間:2019/11/25 23:16:14

11月25日,GES 2019未來教育大會在北京開幕。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與好未來創始人張邦鑫再一次展開了“新好論道”,以下內容根據對話整理:

   

張曉楠(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主持人):我先把時間撥回到2017年,同樣是教育大會上,俞敏洪老師和張邦鑫老師當時有一個共識,他們覺得教育是最大的公益,教育也要做公益,所以雙方共同出資成立了情系遠山公益基金會,現在兩年的時間過去了,昨天晚上我還看到了一個晚宴活動,受益于遠山公益基金會的小朋友們也來到了北京。當時在現場有人問,小朋友你覺得情系遠山項目,對你們最大的幫助是什么。小朋友們特別自信,他們在現場演示了老師是如何通過科技、通過雙師為他們去講課的。然后展示完他們的學習成果之后說:我們今天給大家呈現的就是情系遠山帶給我們的。我想問一下兩位老師:

問題一:當時為什么想做這樣一個情系遠山項目,為什么聯合做公益項目?問題二:這兩年你們覺得它取得最大的成果和效果是什么?
 
俞敏洪:我可以先說,昨天我們剛剛開完情系遠山的慈善晚宴,還捐到了300多萬人民幣,都是為了這些鄉村的孩子們。

起源其實是上一次論壇就是情系遠山,所以我們早就說過。很簡單,有一次我跟張邦鑫兩個人喝咖啡,聊完工作上的事情。聊著聊著就聊到了怎么樣幫助貧困地區和山區的孩子們。后來我們就說,那就我們兩個機構,每個機構出5000萬人民幣成立一個公益基金,通過這個公益基金把好未來和新東方好的系統和好的教學資源往里面放,目標就是服務于山區和貧困地區的孩子們。

首先當然是跟科技進步有關,因為如果沒有科技進步的話,就不可能出現情系遠山這樣的項目。其實我們兩個人就是一拍即合了,一分鐘都沒耽誤,立刻就開始了這個行動。
后來這個情系遠山成立以后,我們覺得應該把更多相關的機構(尤其是民間機構),看看是不是愿意一起來做。所以后來又有十幾家機構,都是在市場上比較有名的、有一定實力的培訓機構和其他的相關教育機構加入進來。實際上就構成了一個民間機構大家在一起共同合作,形成了這樣一個幫助貧困山區的孩子和農村地區的孩子的系統。通過兩年的實踐,現在情系遠山已經接近為10萬名農村小學孩子和農村高中孩子進行了服務。主要是做以下兩個項目:

第一,小學階段的英語教學。因為農村孩子的語文、數學都還可以,但是由于一些問題,英語教學和雙師教學最受農村老師歡迎。

第二,高中階段的教學。因為高中階段農村孩子同樣也面臨高考,我們的目標就是利用兩家、三家機構的老師資源,幫助農村孩子從高考中走出來。去年的數據表明,我們通過這樣的系統培訓(雙師課堂),能夠把農村普通高中的高考入學率提升20%左右,這意味著每100個農村孩子,多出了20個去上大學,這個還是挺棒的。

我們的目標其實很簡單。因為原來我跟張邦鑫也說過,我們互相之間在業務層面是良性競爭,在公益層面和戰略層面大家可以精誠合作。未來我們也希望在座的各位有一定實力的我們的理事席位,每年出50萬(不管是機構出還是個人出),要承諾連續出10年,中間如果沒錢了或者破產了再說了,但是如果說你發了大財了,我們也希望你從50萬提升到500萬也行,這樣的話主要是為農村孩子干活兒,我們的目標比較簡單,最后能夠惠及200萬以上的農村孩子,這就是我們的目標。

張邦鑫補充一下。我通常是提供情懷,但是張邦鑫能夠提供解決手段,他在北大算是我的師弟,他是學技術的,我是學情懷的。所以我提出了情系遠山以后,實際上是在技術架構方面,好未來做了很多的事情,所以在這方面我們兩個配合非常好,你講講你的觀點。

張曉楠:俞敏洪老師已經把我的工作給搶了,而且我也提一下,下一屆我們大會的時候,現場可以有很多的牌子,俞敏洪老師在這兒講完,發起大家捐款之后,可以直接現場舉牌捐款。
 
剛才俞敏洪老師在講的時候我在想這四個字情系遠山,我們今天的主題也是這樣,今天的這個對話主題是教育的溫度,實際上俞敏洪老師給我們講了教育的溫度。

系就是一種連接,他要把這種情傳遞到遠山,中間通過什么樣的手段和方式去維系、連接很重要。所以剛才也提到了好未來非常擅長的科技賦能教育,接下來請張邦鑫老師給我們分享一下,不僅是在情系遠山項目,因為我也看了我們的雙師平臺,也學習了一下。包括在教育整個的大行業,我們如何用科技更好地去賦能教育。
 
張邦鑫:其實剛剛俞敏洪老師基本上都講得很完全、全面了。俞敏洪老師情懷說完了以后我們負責落實。落實也不太好。

俞敏洪:張邦鑫以后把新東方順便給落實了。

張邦鑫:不敢。

張邦鑫:確實我們現在看到了有很好的機會,因為確實俞敏洪老師情懷也不是第一天才有的,我相信俞敏洪老師在做新東方剛開始就會想到這些事情。因為我和俞敏洪老師都是農村長大的孩子,屬于學習改變命運的一代。但是為什么到這個年代才開始做這件事情呢?我們經常在思考這個問題。

我覺得有很重要的原因是,而且我也相信包括在座的各位,中國從來不缺乏有心去幫助到貧窮山區孩子的人,某種程度上來說也不缺少支持的資金。但是其實缺少的是有效的連接手段和真正能落實幫助到他們的方法。

過去幾年由于技術的發展,使得這種幫助的可能性會出現,并且它的有效性可以被檢驗,昨天慈善公益晚宴上就在做測評,雙師的、面授、錄播的、直播的,最后他連續觀測了5年,看這些孩子最后到底是不是真的可持續性進步,這種進步是不是在統計學上是顯性的,是不是能夠經得起時間和數據的考驗,以前這些方法都不成熟。

那么,這里面具體的,我們看到幾種:

第一,以前也有推動這種教育進步的叫分工,分工這件事情,技術背景下的分工就不一樣了。比如說我們知道,以前看病,我小時候我爸媽帶我去看中醫,不管是我感冒還是有哪個問題,也不管病人是一個孕婦,還是要做手術的人,都是給你把脈。今天我們去醫院其實是要分診,你到底進哪個科室,你看皮膚病、感冒還是肺炎化驗,我們教育行業以前是沒有這種分工的,嚴格地講也有分工,比如說分語文、數學、英語這樣的一種學科的分工,但是今天我們看到的這種分工。比如說今年比較熱的雙師大班,就把同一個學科的老師分主講老師和輔導老師,輔導老師將來還會分得很細,比如說有的老師負責答疑,有的老師負責跟家長溝通,有的老師負責解決孩子的心理問題。

將來這種分工會推動教育,因為沒有分工就無法在一個領域里面垂直縱深做深入的研究,很多技術和科學用不上,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第一個變化。

第二,互聯網的杠桿以及網絡效應。互聯網的杠桿就使得一個老師可以給100人、1000人、1萬人,像俞敏洪老師可以給100萬人同時講課,網絡的杠桿不等于網絡效應,網絡效應是可以讓社會上人人為師,可以讓每一個人既做學生,但是他又可以當老師地參與進來,這就調動了全社會的教學資源。

第三,基于內容加上數據,它就會產生智能,這種數據智能,使得一個好的內容,它本身就能像老師一樣跟學生進行智能的交互。

這三件事情就使得我們情系遠山在把大城市的——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的好的教育資源,輸入到邊遠山區,好的老師、好的課程、老的內容,就可以結合當地情況,再加上當地的輔導老師,能有效地讓當地的學生學到跟北京、上海類似(我只能說類似,很難說完全一樣)效果的學習。所以做公益這件事情的前提是它的效果的有效性,就跟以前相比,雖然大家都有心,很多機構都有心,在這之前俞敏洪念了很多年。

因為沒有這幾個前提條件,就使得他耽擱了,一直延續到大概兩年前。過去幾年我們看到互聯網技術、數據、AI對技術帶來的變化,就使得這件事情成為可能。因此把這兩個事情結合起來,才產生了過去這兩年的一些效果。尤其是去年我們看到,在內蒙的一個中學,校長也比較有心,一半的班級是用了雙師,另外一半是沒有用(對照班),用了雙師的班高考成績提高了50多分,大家都很激動。

剛剛俞敏洪老師也介紹了高考的升學率提升了10幾個百分點,這是看到我們成績背后的變化,成績只是展示了能力的一部分,某種程度上科技、互聯網解決了教育的不均衡。

俞敏洪:補充幾句,張邦鑫講得真的特別好,大家可以看到我們兩個人的風格不一樣了。張邦鑫一說就是說特別實的,我一說就說特別虛的。

其實我覺得現在科技至少對我來說不懂,所以在新東方談到科技我是完全沒有資格發言的,但是我覺得幾個優勢肯定是明顯的。

第一,無邊界、無空間、無時間的限制。這件事情在情系遠山上面體現得淋漓盡致。因為我們曾經試過,把錄播課給學生看,和直接同步直播讓學生聽,學生的興趣完全是不一樣的。學生發現對面是錄播的時候,興趣明顯下降,他覺得那個老師不是我的,當學生們發現這個老師是同一個時間在北京、上海幾千里外的地方對他們上課的時候,學生的興趣立刻就起來了,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對于我們成年人來說,這種區別要小一點,因為成年人是主動學習者。我們不管是得到上的還是喜馬拉雅上的,還是其他的課,只要我們自己想聽,我們都會興趣盎然地聽,這是孩子和成人的不同。

第二,精準教學這件事情對孩子來說也非常重要。我們成年人在一起的時候,聽得懂聽不懂你可以自我調節,孩子不是這樣的,如果孩子聽不懂的話他就不聽了。我在四川做過一次考察,大涼山地區孩子們,他們就記錄了成都最優秀的高中的課程讓孩子同步聽,但是這些孩子完全失去了興趣,因為這個最優秀的高中的課程,孩子們都是沖著600分以上去考試的,老師講課的時候都是跳著講的,對于農村200分的水平的孩子們,老師一跳著講孩子們都是完全云里霧里的,一旦云里霧里他就失去興趣了。

我們的教課對孩子進行分層,這樣的話老師對孩子們的水平是非常精準了解的,老師講的時候他就知道應該講得慢一點還是快一點,哪里講得細一點,學生就覺得這是對著他去說的。未來包括人工智能的應用、大數據的應用,我們可以逐漸更加深入地公益項目中間,能夠非常精準地確定哪些學生是屬于哪一類,應該怎么給他們上課,到最后就不是統統放在一起,只要你高三的你就聽吧。高三可能也能分出五六個層次來,不同的老師對不同的學生群體上課,這個在效率上會大大地提升。

但是,我們也發現一個現象。如果說讓這些孩子們自覺地聽這樣的課的話是有難度的。因為孩子的專注力不可能做到自覺地把所有的課都學完,所以一定帶有我們現在說的雙師模式,就是說線下有老師監督他們學,監督本身,學生不光是對情系遠山,我們正常的培訓機構的所有的課程,后面都有學管和老師輔導的,因為不盯的話,如果是在線上課,他有可能連在線的課堂都不聽完就開小差了,課后的作業就更加不完成了。

其實我們用成年人來做一個比較你們就明白了,在座的各位如果你們今天是在線上聽會議,我就不信你能從早晨9點聽到現在。但是你們實際上都聽到現在,因為你們在真實場景中間就不一樣了。

這就是為什么面對面教學到今天為止,依然比在線效果更好的一個重要的原因。但是,在線能解決面對面教學解決不了的問題,所以在線要解決的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學生的學習效果問題。現在所有的機構都在摸索,我覺得這個摸索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隨著對學生數據的精準的定位,也隨著把地面的這種輔導監督機制搬到線上去,其實到最后是能夠解決的。

這也是最后情系遠山那些孩子學習效果能體現出來的一個重要原因。現在這個任務是誰完成的呢?是農村的那些老師完成的,所以我們發現了一個現象,如果那些愿意配合情系遠山雙師課堂的老師,班級里的學習效果遠遠好于老師表面上配合,實際上內心抵抗的老師。

大家知道農村老師有的時候會內心抵抗的,他的抵抗來自于我的課堂被你搶走了,你講的東西我還得來配合,農村老師有的時候有這種抵抗情緒。所以我們現在要跟農村老師稱兄道弟,讓他們接受我們這些人。

張曉楠:這個您擅長。

俞敏洪:這個我挺擅長的,因為我跟張邦鑫都是農民出身,張邦鑫不怎么喝酒,我到農村去跟這些老師喝酒,一喝酒他們立刻就配合了。

張曉楠:剛才兩位老師說了,我總結了兩組關鍵詞:

第一組:效率、效果,如何通過科技去更好地賦能教育。

第二組:教育其實非常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個性化和標準化實際上是要能夠共生的,它可能沒有一種解決方案能同時做到這一點。所以無論是線上線下相結合,還是說現在有的這樣的雙師教育,可能更多地就是在個性化和標準化之間,找到這么一個最佳的結合點。

另外,我想到教育的溫度,什么樣的教育效果是最好的呢?無論是你加進了溫度還是科技,讓受眾感覺最好的一定是:

1,這個教育是給我提供的。

2,這個教育是針對我的問題提供的。

3,這個教育是以我能接受的方式提供的。

所以,我想可能剛才兩位老師說的幾點,都非常完美地解釋了我們大家內心的困惑,剛才我們是聚焦在情系遠山,包括現在兩家企業在做的具體的雙師課堂的情況,包括線下課程。

我們現在第三個問題就涉及到,其實教育大家說是最好的公益或者說是最重要的公益,就是剛才我們說的這四個字,教育最重要的解決一個問題就是資源的供給、資源的有效,讓資源能夠更快速地到達更多的人、需要的人,一開始張邦鑫老師也提到了,現在有情懷或者想做教育的人很多,無論他是以什么方式、什么動因進入到教育行業,既然教育有這么大的責任,它不僅改變了兩位的命運,它可能也正在或者將要改變更多人的命運,我想問兩位老師。尤其是我們兩位老師所從事的培訓教育的行業,對于整個教育來說,它所擔負的責任是什么。

俞敏洪:首先我認為培訓教育是充滿活力的,尤其是現在線上線下結合,線下教育、線上教育,各種不同的形式吧。

其實教育最終的目的是從來沒有變過的,教育的最終目的是我們培養一個完整的人。

第一,孩子成績的提升,使孩子未來有更好的前途。

第二,但是其實家長背后也隱含了另外一個目的。我的孩子能否通過不同的教育系統,讓孩子變得對學習更加熱愛、更加有興趣。身心要更加健康。

我曾經跟家長聊過,你的孩子在學校成績也不錯,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新東方來培訓,我覺得這個成績不需要培訓。他說我不是為了讓孩子到班內考第一名,他說我發現我的孩子到了新東方的班級里面來了以后,更加容易交朋友。我說為什么呢?他說因為我的孩子在公立學校的班級里面都是互相比拼的,基本上都是屬于競爭者。同學和同學之間是屬于競爭關系。但是到了新東方的班級里面來,大家好像沒有這種競爭關系,因為都是來自于不同的學校、不同的家庭背景,反正到這個班級里面就是來學習的嘛,所以也不存在新東方要有這種競爭壓力,要排第一、第二名,反而在培訓班交到了一些朋友。而且這些朋友由于跟他沒有競爭關系還處得挺好。同時,我的孩子通過新東方也能提高一些分數,這就一舉兩得了,這是家長跟我講的話。

我覺得培訓機構,一方面是對公立教育的拾遺補漏,我們一直都是這么定位的,我們更多的任務是把那些有需求的孩子,通過適當的方式讓他們對學習的產生興趣、熱情,并給自己自信,這是培訓教育特別重要的一個要素。

第二,我們可以做實驗,這個實驗不是拿學生來做實驗,對學生的標準永遠是一致的,就是你必須永遠提高質量,不管你通過什么手段教育。我說的實驗是我們可以用科技體系來做實驗,不同的教學方法、不同的科技手段,不同的數據應用,這個在公立學校,他們可能就沒有這樣的資源,靈活性,我們擁有你的這種靈活性,說不定一不小心就能夠為國家做出來,倒過來幫助公立教育去應用,不管是工具,還是系統,還是內容,我覺得這是培訓體系要做的兩個事情。

當然了,整個培訓領域要提高整整一個層次才行,這個層次是什么呢?

第一,我覺得要從目的性上來說要提高層次,因為現在資本介入培訓領域太多,不管是在線的還是地面的,資本推動培訓機構往前走,這就導致很多對教育的內涵并不真正了解的人也沖進了教育,而資本后面的推手,導致了把教育領域跟其他的什么商業領域一起來好像往前推動,甚至希望快速成功,一兩年就要做出一個上市公司來那種感覺,這是第一個層次需要提高的。就是資本當然好,因為它能推動教育的研究、研發和發展,但是如果說純粹是把它當做一個快速成功的商業模式來做,我覺得這個認識是要提升的。

第二,整體上,整個培訓領域中間的教學研究水平和老師水平要提升,不管是在線還是地面,老師水平和教學產品的水平都要提升,因為教育領域承擔了一個重大的責任,這個責任就是我們都是先收學生的錢,我們常常會發生很多教育機構做著做著做不下去了的情況,到最后的結果受害的不僅是老百姓損失的那幾個錢,受害的更是這個孩子,耽誤了學習,這從良心上來說是過不去的事情。

在這個意義上,我跟張邦鑫兩個人也聊過好幾次,我們兩家機構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我們賬上存的錢,隨時都可以把學費全部退完了,一分錢不少學生的,這個是我們的硬性標準。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覺得國家的一些規范性的政策,和這一年多來對培訓機構的整頓,給培訓領域發展帶來了走向規范,為培訓機構發展鋪就了一條良好的道路。
當然了,在規范和我們怎么樣靈活地推動培訓發展中間,我覺得我們還是可以有很多探討的余地,大概這就是我想說的話。

張邦鑫:俞敏洪老師講得很對,給點個贊。

張邦鑫:我覺得確實俞敏洪老師講得很全面了。確實咱們作為培訓機構,民辦教育第一個是給公辦學校拾遺補漏,剛才俞敏洪老師講到了,沒有做到的有些地方我們相當于做了補充。

第二個確實做了一些探索,其實我想因為我聽俞敏洪老師講,新東方過去這兩年研發費用也在10億以上,好未來多一點。

俞敏洪:你告訴我到底多多少,我可以把預算做進去,新東方管預算的都在這兒,明天就增加,我就不信超不過好未來。

張邦鑫:要不你說個準確數字我們減下去。

俞敏洪:這也是一個辦法。

張邦鑫:我們大概今年有可能能到20億。

俞敏洪:好像我要投20億,新東方就破產了。開玩笑,但是大家可以看到,就是我們這些機構其實都在希望,在這個教育突破上面做點兒事情,這個其實是挺重要的。

張邦鑫:這樣的一些突破,我覺得它可能,因為從某一個公辦學校來說,它不可能投這么多,比如說集中幾千個研發人員(我相信新東方應該也過千的研發),來朝著一個方向、一個相對還不那么寬泛的方向去做突破研究,這個效果是容易出來的。如果年復一年去做的話,它的效果會體現出來的。

俞敏洪:這里面還要補充一點。一般真正的公立學校或者國家下面的研發機構去研發的話,他是有明確的針對性,說這件事情我們基本上必須要有或者必須要做出來才去研發,但是民間機構就有試錯的空間,在這點上我特別要向張邦鑫學習,因為張邦鑫在過去幾年的科技投入中間特別敢于試錯,盡管有很多不成功的時候,但是中間只要有一個成功了其實就是大事兒。

我因為有情懷,所以不愿意試錯。所以新東方在試錯上面,確實膽子做的不如我們的友軍大,今天他既然說了這個數字,我覺得我也要去試錯了。

我其實背后說的意思是說(玩笑歸玩笑),我們這些研發錯了以后,不可能你試錯了給你弄下來,我們除非自己把自己弄下來。就是我們試錯了是沒有后果的,但是我們也要向底下傳遞這樣的信息,你要勇敢試錯,你試錯了不用承擔后果,你錯了還可以再試,到試對為止,這種信號在民間機構中間還是能夠傳遞得比較清晰的。

張邦鑫:我覺得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我們這個行業,其實它是社會發展到這個階段必然的產物,尤其是我們中國社會,我發現中國人特別重視對未來的投入(整個華人,或者中華文明影響的,包括我們周邊的國家,像日本和韓國,都受到影響),比較重視對下一代的培養。實際上這些國家也在很短的時間就發展起來了,這跟大家重視教育是有關的,經濟是社會發展的速度,教育是社會發展的加速度,重視教育是非常劃算的事情(不管對于個人、家庭還是國家),個人投資未來,你看我們成年人,那么多人去聽喜馬拉雅、看得到、上混沌,大家都在投資自己的未來。家庭就更不用說了。國家我覺得也是一樣的。

因此,它產生了一個社會上的就業很大的范圍,大家可能重視到說中國有快遞,有這幾年興起的外賣小哥、出租車司機。但實際上,我們還有一個知識分子的群體,就是我們的課外輔導的老師,這個行業每年大概要解決我們社會60到100萬的就業,而且這些人都是知識分子,都是應屆畢業大學生,基本上都是本科畢業,至少也是專科,整個行業解決了社會1000萬人的就業。所以這個行業對整個社會的貢獻和價值還是非常大的,當然只是因為他們的上課和授課,要么在家里頭,要么是在辦公室里面,要么是在教室里頭,所以沒有像外賣、出租車司機那么凸現出來,但是其實他們不應該是一個被社會忽略的群體,這是我想補充的第三點。

張曉楠:因為現在很多人說我們的經濟可能有放緩的趨勢,抵抗經濟放緩趨勢一個重要的方式,其實無論是投資自己還是投資孩子的教育,做一個終身學習者。

另外,還有一點非常重要的,很多人現在內心有焦慮,其實教育也是緩解和解決焦慮非常重要的途徑,更不用說培訓行業整體來說解決社會就業的問題。

已經提醒我們超過了預定的時間,但是我們經常說考試有一個加分題,有一個思考題。剛才兩位老總聊的時候我也想到了一個加分題和思考題。我主持過很多的論壇,剛才俞敏洪老師也提到了,其實雙方不僅是合作關系,從所做的內容上也是存在著一定的競爭關系的。以前我主持活動論壇,一般情況下無論是友商還是友軍,都是老總分別出來說,這樣主動坐在一起的情況其實還是挺少的。今天雙方主動選擇坐在一起,我想問一問,有人心里想著有一句俗話,叫所謂的同行是冤家。我想問兩位老總,怎么看待新東方和好未來彼此之間(尤其是在培訓行業和教育領域里面)的關系。

張邦鑫:俞敏洪老師都是把好問題先留給我。我覺得假設用一句話總結,我覺得競爭最好的方式是向競爭對手學習。

我展開一下,我覺得新東方就是在我創業第一天開始,內心非常尊敬的企業。我覺得新東方至少給這個行業無數的貢獻,上次我講過一些(前年的時候),我覺得有幾點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研究過,是特別值得我們學習的。

第一,在那么多機構里面,新東方是第一個想明白,教給孩子(大學生)最重要的不是知識,而是學習的動力。讓學生喜歡學習,而不僅僅是教給他知識,我說得不一定對,俞敏洪老師來鑒定一下。這是第一點,新東方是最早想明白這件事情的。

第二,新東方最早想明白了,教知識不重要,教給他理想或者說情懷更重要。

俞敏洪:這是諷刺嗎?

張邦鑫:沒有,因為坦白講,我第一次聽到新東方精神的時候是蠻熱血沸騰的,叫追求卓越、挑戰極限,在絕望中尋找希望,人生終將輝煌。我背得不錯吧?

俞敏洪:早知道這句話能鼓勵出一個競爭對手,我永遠不會再說了。

張邦鑫:這句話我學到了,企業發展最重要的真不是教知識,更重要的是你能否給我們的學生、客戶傳遞一種正向的積極的價值觀和能量,我覺得好的教育是傳遞能量的,而不是傳遞知識的。所以這兩點是我在一開始做(學而思)的時候,我從新東方身上學到的。

第三,我到今天還沒學明白的一點。新東方非常牛的是,新東方做任何一個領域,到目前為止幾乎都是后發先制的,不要說俞敏洪老師不愿意犯錯,因為大家犯錯,你犯好錯,我照著學,再過幾年我一樣超過你,我不著急。

俞敏洪:怎么聽上去好像是在說馬化騰。

張邦鑫:那就俞化騰。

因為新東方最早是做托福GRE的,后來做考研然后做留學,然后做K12,基本上他做到每一個領域,新東方體制內應該有一套方法,這套方法就是如何向同行學習,并且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超過他。當然我也想借這個機會跟大家一起,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好奇這個問題,好奇我們一起來請教一下俞敏洪老師。這是我一直很想知道的第三點。

我特別感覺到幸運的是,因為大家知道我們這個行業叫品牌模式,新東方是一個品牌,學而思也是一個品牌,各位可能如果做機構的也是一個品牌,品牌模式有一個特點。就是蘋果手機做得好吧?市場占有率20%,就是說頭部既使到達壟斷的規模,你在這個行業里面也終將會遇到對手,我覺得幸運的是,我在這個行業里面遇到的對手是令我尊敬的對手,就是他是非常正直的。

俞敏洪:另外一種說法就是不那么厲害,所以感到安心。

張邦鑫:他愿意跟大家一起共同往前走,這是我感到非常幸運的,也非常開心的事情。所以,我們能夠走到一起來做公益,我們一起跟很多其他的行業里的頭部企業,很多愿意來參與情系遠山的企業,我們一起來做事情。這也是一個起源吧,請俞敏洪老師回答一下。

俞敏洪:讓我感到好像是在為新東方和我做最終的總結,總結完了打包走人,這個感覺好像就是。開玩笑,張邦鑫因為算是我北大小師弟,而且他確實一直比較尊敬我,就是因為我年齡比他大,別的方面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兒了。

我想說,我們兩家確實是冤家,確實幾乎在同一個領域互相之間的競爭對手。但是中國有句話叫不是冤家不聚頭,我們常常說夫妻之間常常也是冤家。好未來和新東方之間,真的是形成了一個良好的冤家之間的又是競爭又是合作的一個特別良好的局面。當然人才之間也有一些互相的流動,這個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了。

而且我說句實在話,要沒有好未來的話,新東方做不到今天這么大,因為新東方當時是唯一比較大的機構(在好未來上市之前),我們覺得上市了就是萬事大吉了,就可以安心睡覺了,在好未來上市之前,新東方是沒有K12的,今天新東方K12占據的是絕對大頭。

為什么我們后來要拼命做K12呢?就是因為有好未來在做榜樣。

張邦鑫:所以說新東方入侵了好未來做的領域,并且做到了某種程度上來說超越好未來。

俞敏洪:其實是相互入侵,因為好未來現在英語教育做得也不錯。到底誰入侵誰,這個時間點還沒有確定清楚,確定清楚了要互相進行賠償。

所以說實際上是這樣的,這個自然界的規律也是這樣的,今天我還看到一個小視頻,一個加拿大的自行車隊員,最后騎自行車越野賽到了第一名,破了記錄。后來通過調路上的監控視頻才發現,他在中間有一段路上,一頭熊在路上一直追他,他就不得不拼命騎,要不然就被吃掉了。

大概競爭對手之間的關系,如果從良好的角度上來講就是這種關系。在座的所有的培訓機構,不要在意你邊上的競爭對手。但是我覺得競爭對手一個底線大家要守住,不要在背后互相做突破底線的惡心的事情,這件事情上,我們好未來和新東方之間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就是說正常的那種能夠擺到面上來講的競爭關系,這個都不算是惡性競爭。所以這是第一點。

現在新東方和好未來比,好未來的市場估值比新東方要高(在美國上市公司的),后來我就跟新東方那些小兄弟們說,你們出去創業,我們加起來估值比好未來高就行了,所以大家有沒有發現,新東方的小兄弟們在外面創業的挺多的。當然這也是開玩笑。

我只是想說,有這樣一個競爭系統在,大家都形成一個強大的(合力?),互相之間能夠學習,而且只要不破底線,到最后還能共同一起做一些對中國的發展有用的公益事業,或者說是提供互相之間的幫助,我覺得這件事情毫無疑問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我們都是做教育的,所以我特別看不慣我們教育領域之間的暗動作,因為你是做教育的,如果你在做教育中間內心都不光明,或者說中間有一些膩膩歪歪,我覺得你就不配來做教育。所以我覺得我跟張邦鑫在這方面還是達到了比較好的一致,這也是看到這兩家機構,放在一起,對中國的民辦教育領域,我覺得是有一定的示范作用的。我們要力圖保持這種示范,使我們能夠做得更好,這個張邦鑫應該能同意。

張邦鑫:必須同意。

俞敏洪:而且因為張邦鑫比我年輕很多,所以我覺得他在這方面,技術方面各方面又比我更加強。所以他可以做更好的示范。總而言之,我希望我們做教育的,我們的天空稍微干凈一點。我覺得這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張曉楠:聽懂了,通過兩位老師講的,我也明白了,新東方和好未來的關系是戰略上精誠合作,業務上友好競爭。剛才兩位說的過程,其實我想到以前我跑馬拉松,老師講過的國際上訓練,跑得最快的運動員的方式,他們發現這個運動員非常有天賦,但是讓他自己一個人練,他永遠沒有辦法取得世界級的成績。可是如果當他跟其他的隊員在一起集體訓練的時候,他們都成了世界頂級的運動員。我想這就是競爭與合作共存的一個重要的標準,一個因素。

今天,我們跟兩位行業的領軍者共同在這里探討了與教育、與情懷有關的內容,讓我想內心,我自己曾經也是民辦教育的一員,我想教育是什么?剛才兩位老師也說了,教授知識是需要的,可是教授知識是更好地讓我們認識世界,但是在知識之外,我們無論在教育行業自己做好自己,其實我們也是給同行業,或者是來我們這兒購買我們服務的這些人提供一個標桿。我們有了情懷,我們有了對自身的標準,我們有了對自己企業和行業的標準,我想當我們有了這份兒情感的時候,我們不僅是在認識世界,我們更多地是在認識自己,這也是教育的終極目的。認識世界、認識自己,并且共同擁有美好的未來。非常感謝兩位老師精彩的分享和互動。

分享到
2013-2029 Mifo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蜜蜂網
免責申明:蜜蜂網信息均來自于網絡搜索,登載此處出于第三方資訊交流學習 
本網站不承擔由于內容的合法性及真實性所引起的一切爭議和法律責任。
溝通聯系微信:mifong-cn豫ICP備13014756號-1

掃一掃 關注我們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 辽宁快乐十二走势图 河南泳坛夺金规则 福彩3d500期走势图 湖北欢乐麻将 成人手机看片 重庆快乐十分开将结果 球探篮球比分 篮球比分直播90vs即时比分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直历史遗漏 关于深圳风采彩票的问题 手机版qq麻将 上海11选5开奖号码